新太阳集团app

我要给你们安利一首让我圆满了的诗

  我发誓,我看过所有他俩来来回回的诗里,没一段比这个cp感更强的。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,就真只是想说,不悔此生入元白。

  它太可怕了,因为它太平实,比微之刚走的时候乐天那些撕心裂肺的诗要更微妙些,更比之前一切华丽暧昧缠绵的诗句都更温柔缱绻……是一种若长相守不过你拈花我把酒的感觉。不管现实怎样乐天能用这样温柔平和的口吻写这首诗,让人从平和中读得内心澎湃,真是已经夫复何求了。

  乐天是在太深情了,他好在温柔但不腻味,浪漫但不浪荡,潇洒但不刻薄,一切都是刚刚好,就是深情,干干净净,坦坦荡荡的深情。

  这几句完全不能说是误读了,完全就是那么淡定那么确认地,写的私奔啊。就不是单纯的心许,是已经心许了一万年的感觉。

  若说刘柳唱和的那些归隐诗,其实诗中对朝堂的厌恶和逃离感还很强,他们仍在红尘里跌宕起伏兜兜转转出不去,他们的经历太过苦大仇深,彼此更同志。但乐天这一首,完全没有那么大的戾气,他的心是出去了的。山长水远,身无所累。行到山穷,坐看云起。

  生死距离已经不是什么问题,红尘里的问题已经不是什么问题,精神上我们知道我们相爱,外物如何已经无所谓了,只要是你就好。

上一篇:友芳园杂咏为吕心文作二十五首 其二十一 心远处

下一篇:没有了